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娱乐频道 >

“两路”精神·四川印记:川藏公路,矗立在世界屋脊的精神丰碑

2021-09-04 13:56 浏览:

文露敏 川观新闻记者 王眉灵

在世界筑路史上,于“人类生命禁区”的“世界屋脊”建造的两条公路——川藏、青藏公路,书写了壮美华章:新中国成立初期,10多万军民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团结奋斗,结束了西藏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,铸造了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顽强拼搏、甘当路石,军民一家、民族团结的“两路”精神。

从成都至拉萨,蜿蜒2000多公里的川藏线,穿越青藏高原横断山脉地区,翻越14座高山峻岭,跨越10条大河激流,穿越10条地质断裂带。筑路大军历时4年多,以每公里牺牲一人的巨大代价,打通这条“天路”。

8月11日上午,顶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,游客们来到位于成都温江的川藏公路博物馆参观。这是四川首个以公路为主题的博物馆,自今年6月底开馆以来,游客络绎不绝。一位游客告诉记者,在这里,他看到了公路建造史上的人间奇迹,更感受到了代代交通人永不褪色的精神丰碑。

newscontent-5541ee10-7d00-48e1-b972-0c8a90f2743b-1628818031882.jpg

“找路先锋”的故事

历时1年3个月,徒步4000多公里,一度失联4个月

二郎山,海拔3437米;折多山,海拔4298米;雀儿山,海拔6168米……从成都平原到青藏高原,一座座大山连绵起伏,加之地形复杂、地质灾害严重、高寒缺氧等,形成了难以穿越的山脉。千百年来,进藏的道路多为羊肠小道和极为简陋的栈道、步梯,只能骑马或步行。为和平解放西藏,1950年1月,新中国成立仅3个多月,党中央做出了进军西藏的决策,由于没有现代化公路,解放军们“一边进军,一边修路”。

“进军西藏的誓师大会是在乐山举行的。”川藏公路博物馆馆长王蓉霞介绍,当时四川刚刚解放,十八军将士接到指令后,于1950年3月举行誓师大会。军长张国华作动员讲话,并带领部队宣誓,豪迈的誓言鼓舞了无数战士,从此拉开了修筑川藏公路的序幕。

newscontent-cd320e75-5b55-45aa-815f-7d7bb1176cd9-1628818031882.jpg

动员大会上,一个3岁的小女孩也出现在台上。她天真可爱,见大人在台上讲话,也站起来向台下敬礼、唱歌,这是张国华的女儿小难。此举也是告诉全军将士:我张国华“背女出征”,义无反顾!

在高原上修路,恶劣的自然环境是一大挑战。时任十八军副政委王其梅之女王昌为回忆,冬天的时候过雪山,得“学狗爬”,战士们拿着钢钎凿路,手都粘到了钢钎上;战士们用走了几十里地运来的树枝,把冻土烧化了再打眼。“父亲看得直想掉泪。”

尽管艰难如斯,但没有人有怨言。在怒江的崖壁上,筑路战士写下这样一段标语——同志们,干吧!把公路修到西藏去!

修路,需要找路。内江威远人、后曾任四川省交通厅公路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的余炯,留下了“万里徒步踏勘”的故事。1951年,余炯任昌都至拉萨公路踏勘队队长,他率一行7人背着糌粑、帐篷,带着罗盘、计步器等简易工具出发,成为世界屋脊上修公路的第一支踏勘队。历时1年3个月,翻越了60多座大山,徒步行程4000多公里,提出了7条比较线。他们所经过之路,没有地图、没有人烟,一度与司令部失联了4个月,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牺牲。当他们完成任务回到昌都时,衣衫破烂、满头长发、面黄肌瘦。所历之艰险非言语能表达。

1628818021311041498.jpg

在川藏公路博物馆,珍藏着当年余炯一行所用的勘测工具,罗盘表面已经翻皮,计步器等锈迹斑斑。“当时的罗盘,最长只有50米。”王蓉霞说,1954年建成的川藏公路2400公里,用这样的罗盘测量,要拉4.8万余次,为了精准,测量一般要来回6次,算下来全程拉了近29万次。

“开山炮手”的故事

士兵变工兵,施工第一年就有上千人牺牲

“二呀么二郎山,高呀高万丈……”一首《歌唱二郎山》曾唱响全国,激励着筑路大军奋勇向前。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,刻于石碑上,立于如今的国道318线二郎山上。

二郎山,是川藏公路上的第一座大山,气候恶劣,终年飞雪,空气稀薄,坡陡弯急。当时施工期正值七八九月,雨水很多。山体地质结构复杂,有的是石岩地段,坚硬难攻;有的是泥沙混合,稀泥遍地。那时,战士们筑路只有铁锤、钢钎、铁锹和镐头等简易工具,从当年的老照片中可以看到,战士们身上捆绑着绳子吊在半山腰,一个人扶着錾子,一个人挥着铁锤,没有任何机械设备。

1628818021573058851.png